墨镜青年人真的有一种直接将车熄掉的冲动。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且如此动人心魄的女人,当真是世界上最为美丽的玩物。

可墨镜青年人又哪里知道,在唐心怡的手撑在她的脸庞上时,却有着一些金属色泽的东西,顺着车门滑落在了地面。

这个动作,就连悍马车的后视镜,都没有看到半点痕迹,更别说什么车中的记录仪之类的装置了。

悍马车一路驾驶,朝着林枫等人来时的路上开去,穿过了那个市集,就向前直直开去。

在来到了一个山地道路时,车子一拐,就冲进了山里,一条隐秘的马路,在林枫与唐心怡的面前显露了出来。

当开出了一里多路后,悍马车又是一拐,才向前开去,按照墨镜青年所驾驶的这个方向,其实是往去饭馆时的那个方向而去的。

看到这些的林枫,心里冷笑起来,这些恐怖分子还真不是简单之辈,就这份心思,就远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要是仅凭自己等人,就这样盲目的去找,不知要找到久,才能找到,或许还没找到,就被对方现了吧!

或许整个小队人员,都会被对方一一击破,好在自己明智的选择了这个方法,林枫心里多少有些庆幸,果然,这世上再怎么不要命的人,也是对钱有着无法抗拒的喜爱。

“还有多久?”后位上的唐心怡有些不耐烦的问。

“快了,穿过这座山,就能够到了。”墨镜青年人听出了唐心怡话中的不爽,当即说道。

长裙美女夏日清纯写真

得到这个答复的唐心怡,再没有说话,而墨镜青年人也将车子开的更快了不少。

半个多时辰后,悍马车来到了一条马路的尽头,墨镜青年人将车子停下,就走下了车。

“你敢欺骗我?”唐心怡冰冷的说道。

“已经到了,我们只要走上山,就可以到达我们的地盘。”墨镜青年人指了指前方的山,丝毫不惧的说道。

“你带路吧。”唐心怡皱眉说道。

墨镜青年人走在前头,唐心怡走在后方,林枫则与唐心怡并行,行走之间,他们两人时不时的看上一眼,都在示意着对方小心。

在墨镜青年人的带领下,林枫与唐心怡顺利的走上了山,来到了半山腰上。

从繁密的山木间,林枫可以看到一支支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枪,甚至是冲锋枪与机关枪。

不用林枫去做他想,他就已经断定,这定是那些恐怖分子的老巢,既然已经知道了地方,林枫无疑就要更淡定了不少。

可还有一个让林枫担忧的是,就是不知道唐心怡在路上所留下的东西,有没有让何晨光等人察觉到问题。

就算让何晨光他们知晓了路上留下的痕迹,可真的能够找到这个地方?

林枫深表怀疑,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可就不能再耽搁了,在墨镜青年带着林枫,走到一拐角处时,林枫就是微微笑了起来。

在这个位置,刚好是那些枪手的盲点,想要向林枫与唐心怡射击,有着一定的难度,他觉得这个位置,可以动手了。

林枫手中的匕一闪,他的脚下一步跨出,就是刺向了那墨镜青年人,一刺之下,墨镜青年人还没反应过来,就中了一匕。

“你,你们……”墨镜青年人试图大声嘶吼,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就被林枫给堵住了嘴巴。

林枫手中的匕一搅,就将墨镜青年人给彻底杀死!顺手又将那一张一亿的支票搜了回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墨镜青年人如果不是贪图这一亿,也就不会死在这里了!

将后者的尸体隐藏在了一边,林枫就拉着唐心怡的手,来到了一片茂林之地。

“心怡,看到那几个点没有?”林枫指了指前方,对着唐心怡说道。

“只看到了一个。”唐心怡如实回答。

“心怡,看在你今天承认了我是你男人的份上,我就将这些点告诉你吧,你注意了,这些人分别隐藏在,十二点钟、八点钟、九点钟、三点钟、一点钟方向。”林枫向四周用手指点了一点,算是将他所现的隐藏的枪手给指了出来。

“我记住了,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今后能不能别总是叫心怡心怡的了?”唐心怡有些火大的说道。

“心怡,你只要解决十二点钟,和三点钟方向的狙击手就好,切记,就算找不到射击点,也要进行干扰,你男人的性命,可交到你的手中了。”说完,林枫就向左边方向摸去。

林枫来到一个几枪手的身后,一匕就将那机枪手给杀死,旋即笑了一笑,就又向另一人摸去。

可林枫才刚一挪脚,在那机枪手的身上,立马就有警报声传出,顿时整个深山都是沸腾了。

“该死。”林枫暗骂一声,没想到在这机枪手的身上,竟然还安装了这等开关,人只要倒地,就会出警报。

这一下,林枫的藏身地点算是完的暴露了出来,在警报声刚起的时候,就有几十颗子弹朝他那里射来。

与此同时,整个山头,都被激荡的警报声给响彻,在另一边的唐心怡,则用手中的手枪,瞄准着林枫所报给他的狙击手的位置。

只要这些狙击手一旦有所动作,就会暴露在唐心怡的枪眼下,到时候唐心怡就可以将这些人的性命给一一收割。

“嘭。”狙击枪声响起,唐心怡目光一凝,手中的扳机扣下,一颗大好人头就此爆开,一个狙击手一死,就将另一个阻击手的神经也给牵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