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匣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我们想尽办法也打不开!”

“没关系,钥匙肯定在那位楚大小姐身上,到时候抓到了她,钥匙自然会有!”阮队长笑道。

“对啊,还是老大英明,哈哈!”其余雇佣兵哈哈大笑。

锋哥同样对这个匣子垂涎三尺,不过他可不敢发表什么见者有份这样的言论。

“滋滋滋!”这个时候,游艇中传来一阵刺耳的电焊切割声。

“看来那边已经动手了,马上,我们就能看到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了!”阮队长看着手中的盒子,眼神充满了贪婪。

……

核心舱室中,楚潇潇脸色有些苍白,无助地看向叶敏。

叶敏的状态也不太好,左臂有一处枪伤,只用了一条布条草草包扎,鲜血染红了外套。

“楚小姐,看来我们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信号被对方屏蔽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肆无忌惮,敢在近海动手,而且还提前买通了魏船长。”

“魏叔?!怎么会?”

“应该不会有错,否则在海上对方根本无法锁定我们的位置,就算想要靠近我们都不容易,而刚刚我们的游艇是主动靠过去的!魏船长还提前将控制室锁死了!”

花 · 容月貌

“这……”楚潇潇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脸色黯然。

“外面的人应该不是兔子国的人,我刚刚听到他们讲的似乎是安南语,应该是国外的雇佣兵,下手狠辣,不留活口,这种等级的对手,已经超出了我们保公司的能力范围。

更何况,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好几倍,还有火箭弹这种重火力,而我们只有手枪,真是……我们都低估了对方想要抓住你的决心啊!

楚小姐,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还是要遗憾地通知您,我已经束手无策了,除非外面有船只经过发现异常,否则我们现在只能等着对方破门而入,然后束手就擒。”

“那我们……会死吗?”楚潇潇喃喃道。

“从对方刚刚行事的手段来看,除了目标人物,也就是你以外,他们不会留活口!”叶敏苦笑。

“你是说,他们会杀了你?”楚潇潇脸色越发苍白。

叶敏苦笑点头,“放心,干我们这一行,早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会给自己留最后一颗子弹!”

楚潇潇眼中泛起泪光,相处几天,她对这个姐姐一般的叶敏已经有了几分感情,现在要自己看着她去死,她怎么能忍心。

“滋滋滋!”突然,刺耳的电焊切割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两女立刻意识到什么,对视苦笑。

楚潇潇低头沉默许久,抬头时嘴角扯起一丝微笑,那笑容虽然柔弱,却带着无比的坚定。“叶姐姐,一会儿,还请给我留一颗子弹!”

叶敏惊讶地看着这个小女孩儿,像是第一天认识她一般。

“楚小姐……”

“叫我潇潇就好。”

“好吧,潇潇,你是他们的目标,他们劫持你只是为了逼迫你们楚氏集团作出一些商业上的让步,你……其实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叶敏犹豫了一下说道。

“叶姐姐不必安慰我,他们今天用这种方式劫持我,连无辜的人都不放过,足以证明他们的心狠手辣。

如果我今天落在他们手上,我的母亲一定会为了我的安答应他们所有的要求,但恐怕最后的结果只是让他们吸干我楚氏集团的最后一滴血,等到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一样难逃一死。

更何况落在他们手里,我恐怕生不如死!”

叶敏赞赏地看着楚潇潇,生死间有大恐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应该说不愧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小天才吗!

叶敏叹了口气,然后和楚潇潇相视一笑,只是那笑容,说不出的无奈。

两人靠在一起,看着正一点点慢慢被切割开的大门,依偎着享受最后的一点时光。

楚潇潇感受着这熟悉的绝望,心中不由得又浮现一个人的身影。

那天夜里,黑暗中震耳欲聋的枪声,和随之而来的一点炫目的火光,将她带出了深渊。

“叶姐姐,如果有一个人,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就比如现在,他从天而降,将坏人统统打倒,然后笑着对你说‘嗨,美女’,你说你会怎么对那个人啊?”楚潇潇微红着脸问。

“哈哈!现在要是真有这样一个人,老娘就直接以身相许!”叶敏咧嘴笑道。

楚潇有些惊讶地看着叶敏,“叶姐姐,原来这才是真的你!”

叶敏平时在楚潇潇面前,就是一个十分刻板的保镖形象,没想到“老娘”这种词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其实老娘最讨厌的就是我们公司的保镖礼仪课,做什么都要讲谈吐礼节,现在反正快死了,总不能死前都还一副伪装的淑女模样,这样下了地府,怕你都认不出我,哈哈!”

叶敏其实长得十分柔媚,但眉宇间却有着一股英气,颇为矛盾的气质糅杂在一起,让她看起来有种独特的魅力。

“嗯,临死前,我也要做真正的自己!老娘到时候也要以身相许!咯咯咯!”楚潇潇捏着小拳头咯咯笑道。

“哈哈哈!”

两个女人忘记了恐惧,在绝境中哈哈大笑。

……

就在两女的谈话声中,厚实的大门已经被切开了四分之三,电焊的火花直冒,眼见再过不久,就将被切出一个大洞,届时两女最后的屏障也将不复存在。

叶敏仔细检查弹夹,由于刚刚的激战,她只剩下三颗子弹!

她一一卸下,又重新塞进弹夹,上膛!

一颗给敌人,一颗给潇潇,一颗给自己!

她握紧了手中的手枪,转头看向楚潇潇,见她也是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却坚定地对自己点点头。

她回以一个微笑,将手枪举起,对准了门口,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那里,切割声已经停止,外面传来细微的谈话声,很显然,对方准备破门而入了。

“轰隆!”就在这时,整艘游艇突然猛地震动了一下。

“啊!”楚潇潇站立不稳,惊呼一声摔倒在地,叶敏也好不了多少,不过很快便伏着身子来到楚潇潇身边,惊疑不定地看着门口。

莫非是对方突入前的掩护动作?有必要闹这么大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