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艾斯德斯被琉夏这么关心了一句,顿时不困了,只感觉内心暖洋洋的,紧接着她眸中光芒一闪,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刚刚完成任务,恢复一天份量的感情了?”艾斯德斯向着琉夏问道。

琉夏会关心什么人,这可真是太稀罕了。

基本上只会在他完成了上司发布的任务之后的那一天里,而且哪怕在那一天里也是非常难得的,一天过后就会变成雷打不动的冰雕。

“没错。”

琉夏点了点头。

他在几个小时之前,才刚刚把宝具值提升机会给用掉了,现在正是难得的能够感受到感情波动的时候。

不管是什么时候,这样的经历对他都是弥足珍贵的,因此,在这一天之内,他都会选择听从自己的感情行事。

“那么……”

艾斯德斯闻言舔了舔娇嫩的嘴唇,疲惫之色完从脸上消失,眼中只剩下满是侵略般的意图来。

“要不今晚我们一起睡?”

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

神色妖媚,举止撩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学会了这种诱惑男人的手段,可能和她藏在行李里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书籍有关吧。

“嘭!”

但回答的她的,却是琉夏将房门大力关上所发出的轰响声。

“切!”

艾斯德斯不爽地切了一声,脸上妩媚之色尽去,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伴随着他和两仪式的关系越发地得到进展,他对于两性关系的防守也就越发的坚固,明显是打算和两仪式双宿双飞,为她严守贞操。

再加上两人实力差距越来越大,她几乎找不到占他便宜的机会了,像当初那种夺走他初吻的好事,她现在一件也办不成了。

还是要努力变强!

只要变得比他还强,她就能继续占他的便宜,并且最后将他压在身下,为所欲为!

回到房间之后不久,艾斯德斯房间之内的灯光便随之熄灭,从中响起了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

…………

回到时钟塔后。

琉夏便又恢复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每天只是待在宿舍里,教导艾斯德斯关于魔术方面的知识。

至于多特雅和菲托莉亚,则完如琉夏所料,两人根本就是混日子般的咸鱼状态,多特雅整天在外面浪来浪去,菲托莉亚则每天都窝在宿舍玩游戏。

而在外界,时钟塔中,也确实因为征服王的到来,而掀起了一番不小的舆论浪潮。

幸亏二世勉强有着君主的身份,而且征服王本身也是股不小的压迫力,才让那些蠢蠢欲动的魔术师们没法乱来。

不过,还是有大量的魔术师家系,借着政治或经济之类的名头向二世发难,二世还是因此而变得焦头烂额起来。

但对他而言,应该也只是幸福的烦恼了。

另一边。

在回到时钟塔仅两天之后,格蕾便和Lancer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也就是布拉克莫尔墓园。

其实她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应该回去一趟的,不过当时二世正忙着准备参加圣杯战争,连许多找上门的委托都推掉了,所以作为助手的她也就没有回去。

具体发生了什么,琉夏并不知道。

只是,在从那里回来之后,格蕾就彻底解开了心结。

然后,Lancer也仿佛完成了使命,随之切断了琉夏的魔力供给,主动回归了英灵之座。

据格蕾所说,她们在家乡那边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骚乱,但好在,她的家乡最终还是放弃了复活亚瑟王。

果然对于亚瑟王的后裔来说,亚瑟王说的话才最管用。

不仅如此,格蕾也解开了和母亲之间的误会,重新获得了温暖的家庭,并且终于可以放弃压在她肩头上的负担,堂堂正正地做回自己了。

于是,十天时间很快过去。

一个月的时间如期而至。

因为魔龙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所以琉夏打算先去一趟其他的世界。

二世的办公室中。

“诶?两仪先生打算离开了吗?”

格蕾已经放下了兜帽,露出了那张精致而青涩的小脸,她打算堂堂正正地用自己的脸面对着以后的生活,象征着和过去的自己的诀别。

在得知琉夏打算离开之后,她那明媚的双眸之中,顿时流露出了些许的失落。

不过,她很快就重新振奋起来,眼神明亮地看向琉夏。

“那这一次,两仪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

在她眼里,琉夏这次的离开,应该就和上次在魔眼列车时一样,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再回到时钟塔吧。

她那翡翠般的双眸之中,蕴含着无法掩饰的期待和憧憬。

“说不准。”

琉夏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实际上,如果之后没有需要专门回来处理的事情的话,他大约是一辈子都不会回到这里来了。

“慢着,两仪。”

二世突然出声,从文件的山海之中抬起头,露出满脸的疲惫,勉强振奋起精神,看向了琉夏,向他肃然询问起来。

“你就没有带格蕾一起离开的打算吗?”

他之所以会收下格蕾这个弟子,就是为了能在圣杯战争中多出一分安保障。

而现在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甚至他还超额完成了自己的愿望,保护的工作也会由征服王担当,格蕾也就没必要待在他身边了。

如果跟随两仪琉夏离去,才更符合她内心的意愿的话,那他当然会力支持——

“不了。”

琉夏摇了摇头,甚至没有给出理由。

“告辞了。”

这么说完之后,他就转过身,无声无息地离开了现代魔术科的教学楼。

“再见,两仪先生!”

格蕾向着逐渐远去的琉夏挥着手,向他道别。

“唉……”

二世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看着格蕾的背影,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色。

在冬木市,伊莉雅说出“根本不存在两个大圣杯”的时候,结合他失踪又出现的离奇经历,二世就已经猜到了。

两仪琉夏这个人,应该是平行世界的来客吧。

他因为某些事情才来到了这个世界,而现在事情办完了,他也就离开了。

将来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想必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他才打算让他带走格蕾,但可惜被他拒绝了。

而对他抱有憧憬的格蕾,则明显没有察觉到这件事。

到底该不该和格蕾说呢?

二世陷入了沉默和犹豫之中。

不久之后,现代魔术科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热闹。

而此时的琉夏,也已经和艾斯德斯几人,踏上了另一个世界的旅程。

卷末感言(十)

大家好,我是就像阳光。

这是第十卷的卷末感言,不知道大家觉得这一卷写得怎么样?

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在及格线以上的,戏份分配和剧情发展都比较平均,没有什么特别的BUG,但应该也没写得有多好。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在看凤嘲凰的书的缘故,导致这一卷写得有点沙雕,在卫宫士郎和远坂凛的行为描写上尤其如此,可能是被沙雕病毒传染了。

这一卷中,部分书友的提议也很有道理。

伴随着琉夏实力越来越强,手段越来越丰富,现在的敌人基本跟不上琉夏的脚步了,每次出现都是被碾压的结局,导致越来越平淡。

这是无可避免的,哪本书到了中后期都会这样,除非写得沙雕一点,转移注意力。

这方面的缺点,我会在下本书中改善,不过这本书明显是没有办法了,毕竟后续剧情走向已经全部决定好了,连大结局都在我脑子里想了好几个版本,只能之后选择添加一些高级的副本,比如一拳超人等等。

这一卷的总结也到此结束,下面是关于新一卷的情报。

第十一卷,FGO(二),进入异闻带篇章!

敬请(不要)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