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夏在将剩余的sp能量一口气注入传说之弓中后,便将拉满的弓弦猛地松开。

骤然间,这根箭矢犹如呼啸的狂风般冲上了天空,随即在半空中分裂而开,化作无数璀璨的星光从天而降,在汹涌澎湃的风浪和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中,形成了光之暴雨,向着中年男人的方向当头落下。

箭刃风暴是最高级的群杀技能,伴随着sp能量的增加,分裂出来的箭矢的数量也能进一步增加。

这一箭之下,起码有数千的箭矢从天而降,化作密密麻麻的光点,犹如密集的流星雨一般,只是看着便足以让人眼花缭乱,方寸大乱。

数千的箭矢从天而降,将周遭的气流犹如风暴般搅动而起,令结界之内的空气犹如龙卷风般汇聚起来,形成箭刃的风暴,让整个结界之内犹如世界末日般震荡而起。

面对这幅场景,就连不停释放结界的中年男人也不由得停下了动作,沉默的看着从天而降犹如暴风般的箭矢,他就仿佛是看到了结局一样,不再进行任何的反抗。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伴随着无穷无尽般的箭矢落下,气流在咆哮,烟尘在弥漫,连大地都仿佛哀鸣般的震动而起,冲击波仿佛没有极限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结界之内的高楼大厦疯狂倒塌,周围的道路变得四分五裂,整片空间都仿佛经历了无数的导弹洗礼一般,眨眼间便变为了废墟。

好半晌之后。

各种各样的轰鸣和声响都已经消弭,烟尘也逐渐蔓延开来。

结界笼罩的数百米方圆,已经完全沦为了废墟,连一个完整的地标建筑都看不到,道路也大多变得坑坑洼洼,碎石遍地。

清纯00后瓜子脸美女时尚欧伦风秋意写真图片

而在战场的中心处,更是出现了一道直径近百米,深二十米以上的巨大陨石坑,一眼看过去甚至黑洞洞的都看不到底。

这就是最高级群杀技能箭刃风暴的威力,当然也有琉夏和传说之弓本身的性能就相当强大的缘故。

原本应该是对人类型的攻击,因为数量的累积和质量的暴涨,而变得和对军、对城一样,形成了可怕的群杀功效。

而且,在这过程中,琉夏还一直开着直死魔眼,头上也与其配合的使用了五视万能的透视能力,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活下来。

“……精彩。”

陨石坑的中心,中年男人的身影已然变得犹如水波般透明起来,仿佛水中月镜中花一般,随时有可能碎裂。

他转过头,看向了琉夏,眼神之中癫狂的神色已经一去不复返,不知何时已然恢复了平静。

“历代的【被选中者】之中,能在我第一次出来时就进行反抗的已经是少之又少,能够杀死我的则更加罕见,而能在我出来得这么早的时候就将我杀死的,你则是第七个。”

他看着琉夏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起来。

“小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他这么说完之后,身体便如同脆弱的玻璃一般彻底碎裂,变成了无数漆黑的光点,随后仿佛飘到空中的火星般完全泯灭。

哪怕是在琉夏的这双直死魔眼之中,这个中年男人也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在有结界隔绝内外的情况下,他无法从外界的人类之中获得概念的补充,此刻已经可以说是彻底的死了。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自然概念化身的神明也得过个数千年才可能复活,而且复活的甚至未必是一代神明本人。

而他和一般的神明不同,他本身只是被封印在根源之中的高维生物所渗透出来的一缕意识而已,在意识泯灭之后,就不存在复活的可能性了。

但是,当然,一旦到了最终的时刻,他恐怕还是会从封印之中冲出来的吧,那才是最终决战的时候。

不过,那也是之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琉夏转过身,脚踏烈焰,身体漂浮而起,向着结界之外的方向飞去。

结界之外。

不仅是艾斯德斯和菲托莉亚等在这里,在察觉到“荒耶宗莲”已经消失之后,【两仪式】和多特雅也来到了这里,四人正站在一起,欢迎着琉夏的回归。

本质上来说,说琉夏拯救了一次世界都毫不为过,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有想那么做就是了。

一切结束之后,结界很快消散。

驱散闲人的结界也消失之后,这片空间的异象也很快被外面的人们得知,顺便一提,因为以大神刻印制作的结界过于给力的缘故,别说是声音和光效了,就连震动都没有传到外面来。

对普通民众而言,这片城区就是在他们熟睡之中沦为的废墟,这消息之后很快便上了报纸头条,惊动了岛国政府,就连魔术师都被引动。

不过那也是后事了。

…………

清晨。

琉夏站在别墅的阳台上,迎接着9月的第一个朝霞。

艾斯德斯她们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所以回家之后就又去睡觉了,因为参与度不高的缘故,这次的事件对她们来说还是有些缺乏实感。

【两仪式】此刻则正站在他的身边,略带一丝凉意的微风吹来,吹动了她的白色和服,配合她那遗世独立、羽化登仙般的气质,让她看起来仿佛从画里跳出来一样,美不胜收。

“总而言之,这次多亏你了。”

【两仪式】以着温和的眼神看着琉夏的侧脸,脸上满是一副“儿子长大了”般的自豪神情,“要不是你的话,无数的二维世界,现在说不定又重置了。”

“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琉夏目光直视着不远处即将跳出地平线的朝阳,琥珀色的双瞳之中倒映着一丝丝太阳的曙光。

“老实说,到底能不能达成你的期盼,我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可别对我抱有太大期待。”

【两仪式】闻言,也只是但笑不语而已。

她看着琉夏的目光之中,却蕴含着比琉夏自己都更为浓厚的信心。

“有件事,我想问下你。”

琉夏没有理会她的神色,只是默然般的开口起来。

“老实说,我认为让两仪式跟在我的身边才最安全,所以我想带着她穿梭世界,不过我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禁忌……所以我想问问你的看法。”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