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跃说道:“我刚才给陈永仁打过电话,他说跟踪韩琛到电影院后看到了一个人,不过在跟踪对方时因为手机铃声响起错失了确定对方身份的机会。”

黄志诚皱了皱眉:“这跟揪出内鬼的方法有什么关系?”

林跃看着他笑了笑。

……

11月23日。

林跃来到刑事情报科,也就是刘建明呆过的地方。

林国栋、安妮等人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林跃也没往心里去,端着一杯咖啡走到自己的作为坐下,很随意地翻着放在桌子上的警员资料。

咚,咚,咚。

随着门口传来低沉的敲打声,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司冲林跃招招手。

“刘sir。”

“坐。”

可爱小妖纯纯粉嫩着实迷人

到了组长办公室,刘警司冲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做个请坐的手势。

林跃依言坐下,看着办公桌对面的男人说道:“刘sir,有什么吩咐?”

“林跃,我知道梁sir调你来这边的目的。题外话我也不多说了,前天晚上的行动我们刑事情报科是协助方,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牢记在心。”

林跃皱了皱眉,心想这位刘警司还真是个耿直的家伙,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维护手下的意思很明显。

“刘sir,我有分寸,不会影响刑事情报科的工作。”

“那就好。”刘警司站起来说道:“有什么特殊需要你可以来找我。”

“好。”林跃推开房门往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重案组那边,黄志诚也在接待刘建明。

“在这时候来啊,谁都知道你查内鬼,我想刑事情报科那边也是差不多情况。”

“没办法的嘛,梁sir非要调我来这边。”

“他们啊,有点小情绪可以理解,不过谁都想查出那个内鬼到底是谁,如果你想查谁尽管说。”

“好。”刘建明问道:“有线索吗?”

“不久前我的卧底差一点查到这个内鬼是谁,不过可惜被他跑了,我想韩琛要接货呢,他一定会再找这个内鬼的,只要盯着韩琛……应该行。”

“有道理,多教我两招。”

“你千万别这么说,上头一定觉得你有本事才派你来的,你以为内务部的工作谁做也行啊。”黄志诚看到刘建明挥手赶烟的姿势,拍拍他的肩膀,带他走出组长办公室:“这里闷,出去聊。”

十分钟后,刘建明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拿起桌上放的警官证,视线在“s.ip”三个英文字符停留一阵,由一堆文件袋里找出韩琛拿给他的社员资料,开始搜索警员信息数据库,但是一直忙碌到下班时分都没找到匹配对象。

他很失望,也很焦虑,毕竟他跟韩琛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社团内鬼存在,韩琛就不安全,韩琛不安全他就不会安全。

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毛头小子,他是警队高层看好的后起之秀,是知名女作家马上就要奉子成婚的男朋友,两人连新房都已经准备好了。

在回家的路上,刘建明想到黄志诚和社团内鬼的联系方法——摩尔斯码,便特意绕了一个远,在书店里买了一本专业书籍拿回家研究。

夜晚9时,林跃拨通一个电话,是由hk打往bj的。

“喂,是杨长官吗?我是重案组林跃。”

“是你?”

听得出杨锦荣很惊讶。

“我得到可靠消息,韩琛会于25日上午13时左右在牛头角西华大厦的地下停车场c区与外来毒贩进行交易。”

“你为什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杨警官,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从同事口中听说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刑事部隐藏着韩琛的人,重案组、刑事情报科、缉毒科我都信不过,同样不敢用刑事部的人。”

“所以你找我帮忙?”

“都是警察嘛,你不会对犯罪行为置之不理吧。毕竟韩琛是黑社会,保安部是搞政治的,双方不存在交集,他没有安插卧底的必要。”

“林督察,半个多月前你不是跟黄sir说我是韩琛的卧底吗?”

“如果没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肯定会这么想。不过事后证明韩琛坑了沈澄,反过头来再看你去重案组喊停黄sir的行动,应该是在帮重案组,以免他们打草惊蛇,暴露韩琛身边有警队卧底的事,而且从警队高层对你的处置来看,似乎早就知道你跟韩琛有联系,考虑到保安部的职责,我想你跟韩琛的关系应该是互相利用吧。警队高层无法说出实情给你洗冤,于是将你派往bj出差,也是暂避风头,以降低这件事的热度。”

“林督察,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杨锦荣顿了顿又道:“但是你要利用保安部,总得给我交个底吧,比如重案组抓捕韩琛的**为什么惹出沈老板,我记得那天在珠江码头,你对我说他的名字叫‘影子’,我很想知道你跟他究竟在谋划什么?”

“杨长官在bj还能掌握整件事的细节,推导出我跟沈澄有联系,了不起。”

“你小心哦,我可一直有关注你的动向。”

“好吧,我都告诉你。是,我是在跟沈澄合作,想要继续之前的交易,把韩琛吸引到内地实施抓捕,你也知道,他有能力在hk警队插眼,内地那边就搞不掂了。不过现在的状况是,我和沈澄一致认为引诱韩琛到内地交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最好拖他十天半月,拖得他心急如焚,这事便成了大半。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韩琛决心铤而走险,在风声尚紧的现在又一次联系泰国佬,约定25号在牛头角西华大厦地下停车场进行交易,为了阻止那些毒品流入社会,我跟沈澄经过商议后,决定给你打电话,请保安部的人出手相助。”

“原来是这样……林督察,我现在bj,分身乏术,但是可以把工作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并让他们听从你的指挥。”

“这个恐怕不行。你也知道我现在刑事情报科调查内鬼,相信韩琛的人看得我很紧,万一被他们发现可疑之处,打草惊蛇,那就不妙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

“这样吧,你找一个可靠的下属指挥这次行动,我会叫韩琛身边的自己人为他提供情报。”

“那不是黄sir的人吗?”

因为韩琛派陈永仁和沈澄在码头进行交易那件事他截胡了杨锦荣,所以总督察到现在还只是怀疑,无法确定陈永仁的身份。

“是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会协助你的人。”

“好。”

至此杨锦荣再无怀疑,毕竟林督察没有欺骗他的道理。

“25日我会把窃听器所用频段发给你,今天先这样。”

挂断电话,林跃看着窗户上倒映出的脸庞笑了笑。

保安部杨总督察,呵……

要欺骗杨锦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上面的说辞合乎逻辑,情理之中,然而只是听起来如此罢了。依然是那句话,谎言必须说得七分真三分假才能让人信服,这里也是一样,比如……